墨香遠去德藝留

——沉痛悼念蘭坪“仰賢書苑”教師黃鐘澤

日期:2019-04-09 10:54:39  瀏覽:  字體:   來源:怒江大峽谷網 作者:和四水


  3月25日是個沉痛的日子。蘭坪仰賢書苑創始人、中國書法家協會高級書法注冊教師黃鐘澤因病搶救無效去世。

  那天,最先傳給我黃兄不幸的消息,不是蘭坪人,而是遠在湖北荊州的馮立金先生。他傳來的微信是這樣的:“黃鐘澤老師的兒子剛發我不幸信息!特轉以告知!甚驚!甚悲!!!他兒子的微信內容是:家中突遇不幸,我父親于3月22日下午五點多在昆明暈厥,送至醫院后深度昏迷搶救無望,現已返回劍川老家,家中已做最壞打算。我和父親一直仰慕馮爺爺的學養、修養,孫兒懇請馮爺爺為我父親寫一首墓志銘詩為他總結一生,孫兒感激不盡! ”

  我收到此信后心情十分沉痛,祈愿黃兄能化險為夷、轉危為安!不料,下午又收到馮老傳來噩耗,黃兄已去。之后又收到馮老的悼詩:

  《吊黃鐘澤先生》

  驚聞摯友赴天堂

  心似刀扎痛斷腸

  我哭同懷先我去

  共悲文苑少賢良

  著名書法家馮立金先生在蘭坪十五年的時間里,馮老、黃兄與我,及許多文朋詩友相處,情真意切。去年11月,馮老難耐思念蘭坪之情,從荊州趕回蘭坪重游故土18天,就住在黃兄家里。黃兄對待親友真誠,馮老不住賓館,執意住黃兄家,足見兩人情誼之深。

  黃兄年長我9歲,是經常指點我學書法的良師益友,我一直稱他為師兄。記得去年4月16日我戒酒,他于4月17日戒煙,相差一天。之后,兩人相逄,雖再無推杯換盞之趣,我抽我的煙,他喝他的酒,但仍然天馬行空地吹,卻也其樂融融。不曾想,還不到一年,他戒的煙,成了一炷香火,讓兄弟陰陽相隔,不勝悲哉。友情像春雨,在悲涼時刻會復蘇心中綠色的記憶。有一次,我寫了一幅自己認為較好的書法《沁園春.雪》,讓他裝裱。他發現其中幾處敗筆之后,就不裝裱了。他掏心窩地說:“按理說我裝裱好收了錢就完事,但商者還是以德為先。”他送我一套嶄新的毛筆,讓我再煉,煉好后再去裝裱。我感佩他的為人,在金錢與德藝的天平上,他從來不在金錢上傾斜!遺憾的是,近幾年浮躁占據了我的時空,那套毛筆,至今還原封不動。我想,總有一天會打開的,可是擔心那天蘸的不是墨,而是百感交集的淚水!

  黃兄是性情中人,每逢親朋好友光臨,必是有酒盈樽、笑語風聲。他除了喝酒、談書法外,常常提到他一生的艱辛,以及他創業的幸福感。不知聽了幾次,每一次,我都為他祝福!聽多了,漸漸地熟悉了他的一生。

  他是大理劍川人。建筑工程師,蘭坪仰賢書苑創始人,蘭坪縣青少年課外活動中心特聘書法教師,蘭坪縣職業中學特聘書法教師,蘭坪縣老干部詩詞書畫家協會會員,云南劍陽書畫院書畫師,大理州書協會員,云南省書協會員,中國書法家協會高級書法注冊教師。

  這些頭銜是黃兄的名片,而這些名片像天空中的一朵朵云,流盡了黃兄多少的汗水與心血。1975年他高中畢業回鄉當知青,后主要從事木雕家具、格子門、各式木結構屋架七八年,之后組建上蘭建筑隊、建筑公司、從事土木工程建筑十余年。培訓了一大批工程建筑技術骨干,至今仍是上蘭及周邊地區美麗鄉村建設的主力軍。

  2014年5月,在蘭坪縣城創建仰賢書苑并開展書法培訓工作,同年,縣教育局授予書苑“蘭坪縣青少年活動中心書畫培訓基地”并掛牌教學。迄今先后培訓了大學及中、小學生近兩千人,培訓中、小學教師,機關工作人員,金鼎鋅業職工和其它書法愛好者兩百多人,在蘭坪職高教授學生近五百人,書苑堅持教學規范漢字,大力弘揚國學精粹,得到社會了各界和學生的肯定。

  黃兄知道,他不過是一介布衣。但他總是說,成功的來源從來沒有貴賤之分,只有勤惰之別。他勤學苦煉,對書法與古詩詞造詣很深。他特別擅長宋體、黑體字、新魏體等美術字及木雕楹聯、匾額制作。多年來,他致力于歐體楷書的臨習與創作,行、草、隸、篆諸體亦涉獵并臨寫創作。2007年至今,作品連年在全國、省級、州市各類書畫展覽中展出并被收藏。個人原創的詩、詞、楹聯在各類刊物上多次發表。從2012年起,作品連續三年在央視書畫頻道展播并獲展播證書,2013年為中國十四冶集團書寫企業文化的公司掛歷、臺歷。2016年5月,應邀為“北京鄭云文化傳媒工作室昆明分部成立”創作對聯“一代風流銀屏雅趣皆入畫,九州夢圓藝壇春暉盡顯姿”及成立儀式主席臺中央書寫八尺宣大幅作品一張。同年應四川瀘州市吳家酒酒業有限公司之邀,題寫了“吳窖酒”、“吳大師酒”和“慶福祥酒”,皆先后在全國上市。部分作品被諸多單位及各界人士,各類檔案館、陳列館、寺廟收藏。

  仰賢書苑還創辦蘭坪了首家字畫裝裱、裝框、木雕對聯、匾額工作部,填補了蘭坪縣在該領域工藝業務的空白。

  1月26日下午,黃兄又傳來佳音,蘭坪縣仰賢書院舉行全國書法考級指定培訓機構掛牌儀式,縣政協主席和嵩頻,縣人民政府黨組成員楊桂寶,李金奎、正處級干部和玉根及蘭坪縣各相關單位主要負責人出席了揭牌儀式。輝煌的事業,剛剛又翻開一頁,僅兩個月時間,天妒英才,黃兄先去。天國知否,知否?人間什么都不缺,就缺癡心的人兒!

  三月,在時間的拐彎處,一個亡魂回歸故里。黃兄的家人在昆明對他搶救無望后,直接把他送回老家劍川縣老君山鎮官坪村。我和縣文聯、縣老干部詩詞書畫家協會的負責人,也就是他生前的朋友,趕到他家時正是中午。風,很靜。院里,莊嚴、肅穆。一群鄉親在忙碌著,接待著客人。靈堂的大柱上貼有一幅綠紙黑字的對聯:

  學歐陽學魯班俱成大匠

  工楷字工雕刻都是名家

  這是對黃兄最客觀的評價,更多的字都是多余。

  黃兄走了,留下一幀相框。昨天他裝裱了別人,今天他裝裱了自己!

  安息吧,一路走好!

 

  • 上一篇:
  • 下一篇:
呼叫熱線:0886-3629331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86-3629331 17708864860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號:D-2015-007
ICP備案號:滇ICP備10003815號-1 滇公網安備:53332102000110號   
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