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車上的青蔥歲月

日期:2018-12-13 10:10:26  瀏覽:  字體:   來源:怒江大峽谷網 作者:李萬中


  時光如水,靜靜地流淌。往事如煙,慢慢的消散!記憶里很多過往的溫暖和遺憾,已隨如水歲月流逝,在平淡日子里慢慢沉淀,只有空閑時從塵封已久的心底拿出,在微涼的時光里用文字祭奠,在淺淺淡淡的夜里隨風氤氳。

  生命中,有些人和事來來去去,很多已經沒有留下什么痕跡。當然,也總會有那么一些人和事,在我們靈魂深處生根,任歲月如何變遷也抹不去,比如說,在筑夢的流年里騎著單車長大的日子······

  最初,對于單車的印象,來自很小的時候,小舅接送我來回于玉龍雪山腳下白沙外婆家到束河老家鄉間小道上的經歷。對于當時的記憶,有些已經模糊,有些甚至已經淡忘。但是,我腦海里有一幅影像卻隨著時光流逝而越加的清晰:清晨的陽光里,有風輕揚,乍暖還寒。年輕帥氣的小舅騎著單車,橫杠上坐著少不更事的我。路兩邊濕漉漉的田野里已有青苗長出,稍有些刺骨卻略帶甜味的空氣中傳來鳥兒啾啾聲,和著車輪碾壓碎石子發出的沙沙聲,偶爾還有幾聲悠揚的鈴鐺響起,緩緩的傳向遠方。我在遍撒于田野的金黃的陽光中瞇著眼,饒有興趣的看著一輛車、兩個人的投影隨著起伏的地勢蜿蜒前行······一直到了九九年,我看到電影《我的父親母親》里絕美的鄉間風景時,深埋于心底的往事瞬間就被拉回到眼前。當鄭昊飾演的鄉村教師出場,看到他青澀的笑容和剪著高高鬢角的發型時,我竟然覺得像極了記憶中小舅騎著單車的樣子!

  后來,在我的青蔥歲月,陪我走過夢幻般日子的,除了自己的雙腳,便是曾經陪我多年的單車了。

  那時我們的青蔥歲月,在宛如世外桃源的峽谷深處度過。那是一段朝氣蓬勃、又莽撞冒失的歲月,有歡笑,有淚水;有朝氣,也有沮喪;有甜蜜,有荒唐;有自信,也有迷茫。

  我在初中以前一直和單車無緣,主要是當時個子還小,父母親認為不安全。小時候看著大一點的孩子騎車呼嘯而過,就好比如今看見別人開了一輛高檔跑車一樣,羨慕卻滿臉的不以為然、不屑一顧。偶爾看到有人從車上摔到,心里不免會幸災樂禍,但內心深處卻覺得能夠從單車上摔下來,也是一種獨有的快樂。

  上初中的時候,幾個小伙伴都有了新單車,膽子大的還學會了各種炫技。最可氣的是,周末或假期里,一撥人相約到哪兒玩的時候,就會翻著白眼哼著鼻子,很不情愿的在后座上帶著還不會騎車的孩子,隨便遇到一個小上坡就大呼小叫的要求下來推車,等推得雙腿只打顫時,再嘻嘻哈哈飛速騎走,讓不會騎車的孩子氣急敗壞地在后面使勁兒追。

  因為有父親在商業系統工作的便利條件,我家里有兩輛單車,一輛飛鴿牌載重,一輛是永久牌女式輕便的。父親輕易不舍得把女式輕便單車給我,我就推著載重單車到縣體育場和幾個同學一起練習掏襠騎車。老實講,掏襠騎車一是不舒服,二是不安全。有一次掏襠騎車撒歡時,我就在體育場門口的沙石上狠狠摔了一下,雙手和膝蓋立時鮮血直流,幾個等著輪番騎車過癮的同學一路吵吵嚷嚷的把我拉到醫院去包扎傷口。到現在,我依然還能清晰的記起漸黑的夜幕下他們在縣醫院簡陋的急診室里跑出跑進,嘰嘰喳喳和值班醫生述說傷情時的情景和樣子。

  付出跌倒摔傷的代價后,我很快學會了騎單車,也能像其它小伙伴一樣各種炫技,或者速度驚人,可以追著解放牌卡車在灰塵里一路狂飆;或者單手著把,空出另外一只手搭在同伴肩膀上大聲說笑;甚至是雙手離把,靠著腰臀部力量和行進的慣性控制著單車方向,比賽誰先到達目的地。

  我所在的縣城處于峽谷深處,當時只有一條沙石路通向外面的世界。除了這一條沙石路,通向鄉鎮的都是人馬驛道,或寬或窄,寬的地方兩三人可以并行,而窄的地方僅能一人通過。而我們的學校在山坡上,從公路上山也要走十多分鐘的山路!這樣的環境就限制了我們歡樂的騎車時光只能在周末或是兩個假期里,以各種理由向著峽谷外的方向騎行。

  于是,只要有機會,我們就會三五成群的騎著車順江而下。從開始的四五里,到后來的三、四十里,少年的領地在不斷拓展,并漸行漸遠。

  當然,不止是去游玩,我們還會相約去找豬草為家庭分憂。當時生活比較困難,每個家里都會養著雞和豬以改善生活和貼補家用,我們主動去找豬草,也就能名正言順的把車騎走。

  幾個伙伴帶上籃子和鐮刀,在路邊的山坡上,箐溝中,玉米地里割豬草。籃子滿了就開始爬樹摘果、下河摸魚,玉米地里鮮嫩的黃瓜和山坡上酸澀的野桃都成了我們充饑的美味,還有漫山隨著季節更替輪番登場的野草莓、黃袍、羊奶果、雞嗉子、鼻涕果······在那個年代,每一個季節都有不同的聲音和味道,花開花謝、水漲水退,鳥兒來了又飛走,山果熟了又落了,周而復始、精彩紛呈!神奇的大峽谷在不同季節的慷慨饋贈,讓我們度過了一個個難忘的日子!

  不羈的少年時光也會有驚險一刻。十五歲生日那天,我和幾個小伙伴又騎上單車去瘋玩。一個發小騎車帶著我飛速下一道斜坡,結果在轉彎處突遇一輛疾馳而來的卡車,電光火石間,發小拉了一把車頭,我倆很驚險的擦著車身一晃而過,卡車隨即也急剎車停了下來。我們不敢停留,加速奔逃,身后遠遠傳來一串駕駛員的叱罵聲。過后,在很長一段時日里,我倆都對騎車技術和超快的反應力沾沾自喜。過了幾年甚至是現在,我回想起當時的經過,都會感到后怕而冷汗直流,然后又暗中慶幸——所幸我在那一瞬間只是和死神擦肩而過!

  再后來的高中時代,我們少了很多任性妄為,很少再三五成群騎著車游玩,也很少在大街上追逐嬉鬧。漸漸的,蛤蟆鏡、錄音機、迪斯科、吉它等各種流行元素逐一登場,原本僻靜的大峽谷也隨著外面的世界猛然提速,猝不及防的改變著我們原本十分平靜而悠閑的生活。

  偶爾會約一兩個人騎著車瞎逛,或是一個人騎車到江邊發呆,獨享一個人的孤獨,讓縹緲不定的愜意,懵懵懂懂的悸動,隨著怒江水波瀾起伏,又緩緩流向遠方。

  最后一次結伙騎車游玩,是在89年等待高考錄取通知的那個九月,幾個同學相約,騎車從還正在施工的貢丙公路順江而上。

  至今我還清楚記得,已開始微涼的初秋,天氣晴朗,陽光肆無忌憚的灑滿峽谷,一群輕狂少年呼嘯著穿行在顛簸不平的毛路上,寂靜的怒江兩岸也因為少年如火的熱情而顯出了勃勃生機。也許,大伙心里都隱隱感覺到了這次騎行將是對我們以往任性、自由日子的告別,都玩得特別瘋,按現在的說法就是特別“嗨”。

  那天,一路上不斷的發生了很多有趣的事:經過村落時倆個落單的同學被狗追咬,爆發激烈沖突后倆人騎著車落荒而逃;到鄉鎮派出所找同學哥哥準備解決饑餓問題卻撲了個空,索性悄悄從廚房順走一塊老臘肉;夜里摸黑在山箐水溝里抓到還沒長成的小小田雞,胡亂收拾后跟順來的老臘肉燉煮充饑;半夜穿過有惡狗出沒的村子后胡亂找了塊平坦的山地宿營,清晨醒來才驚訝的發現睡在了墳堆里;遍撒著明媚陽光卻還有陣陣涼意的清晨里,一群光著腳丫的少年在轟鳴的怒江邊上飛花四濺的溪水中嬉鬧,流連忘返!

  只是,快樂的時光總是太短暫!幾天以后,我們就各奔西東了。有的接到了大學錄取通知,到外面的世界去求學了,有的去參加招工招干,開始了曾經羨慕不已的每個月都有薪水可拿的生活。再后來,隨著韶華漸逝,我們讀書、工作、戀愛、結婚,各自天各一方,奔波忙碌,幾個好友結伴游玩的想法漸漸的也就只能是一種奢望了。

  時至今日,當我偶爾翻看到那天的照片,心里依然覺得,那時的日子,真好。那時的我們,真好!

  美好的時光仿佛一場喧囂的盛夏,來得洶涌,去得迅猛。我們在云淡風輕的日子里,騎著單車你追我趕的光景、嬉戲打鬧笑逐顏開的樣子,恍如昨天!

  總有那么一天,我們終會慢慢老去。只是,悠悠時光里的某一個瞬間,靜下心來回想,有些人,有些經歷,有些歲月,所有的細節,都是那么的深刻······

  • 上一篇:
  • 下一篇:
呼叫熱線:0886-3629331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86-3629331 17708864860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號:D-2015-007
ICP備案號:滇ICP備10003815號-1 滇公網安備:53332102000110號   
双色球开奖号码查询